小猫三式该不是叫作小猫喝奶、小猫打滚、小猫呼叫铲屎官。

    真的是太土了,这么厉害的刀法你就不能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吗?周凡在心里默默腹诽道。

    舟小猫见周凡沉默,她又冷笑道:“这样的刀法,是多少大灰虫都不出售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没有与你作任何交易的意思,除非你能打赢我,我才会似你之前遇到的那些引导者那样与你恢复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帮助能打赢我的登船者!”

    打赢她……

    周凡觉得头大,想赢舟小猫哪里会有这么容易,这种大能就算压制境界,但战斗经验之丰富远远不是他能比的,对任何招式都能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就似舟小猫,她能使出如此霸道绝伦的小猫三式。

    舟小猫说从来没有任何生灵或怪谲能熬到可以看见她的第三式,这语气里的傲然与自信,并不似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周凡费尽手段连第一式都避不开,别说看到舟小猫的第二式了,只要第一式受伤,舟小猫任意一刀就能将他劈死。

    蚀芙也是微微皱眉,她知道引导者对周凡的重要性,很多事情都需要引导者来解答。

    舟小猫转身走到另一边灰雾中,她坐了下来,静静看着河面。

    “那以前有登船者能赢你吗?”周凡忽而开口问。

    他觉得舟小猫在说谎,能打赢她的登船者有多少?

    难道这舟小猫就不需要大灰虫吗?

    如果需要大灰虫,那就要与登船者作交易才对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舟小猫头也不转回来,给出了答案,“就算是与我同境界的那些老怪物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,你以为你们这些登船者能赢我?”

    周凡愕然道:“难道你不需要大灰虫吗?”

    舟小猫冷笑道:“当然需要,要是没有大灰虫作鱼饵钓起一些东西来解闷,我早就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好奇我又不与你们这些登船者作交易,从哪里获取大灰虫对吗?”

    周凡点了一下头,但他眼瞳突然收缩,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船让我作为登船者的陪练型引导者,你以为我是白白陪练的吗?每‘陪练’一次,我都能从登船者这里得到一定量的大灰虫,具体因河面而言。”

    舟小猫转过身来道,她伸手出去,捉住了两缕飘来的灰雾,让灰雾化作了两个琉璃球。

    周凡的琉璃球只不过有一百二十六条大灰虫,而蚀芙的是五百三十七条大灰虫。

    舟小猫脸色一僵,她怒道:“在这处河面我揍你一次应该可以得到五千条大灰虫才对,你只有这点根本不够。”

    挨揍一次还要给五千条大灰虫?周凡同样怒道:“我叫你揍我吗?有本事你别揍我。”

    舟小猫冷笑道:“那可不行,我生平第一爱好就是与人切磋,在这船上又找不到什么好对手,只能拿你们登船者凑合用,其实你要感激我才对,你好好想想,你从哪里能找到似我这么厉害的人与你比斗。”

    周凡哼了一声道:“你别当人是傻子,这是切磋吗?这是挨揍,你根本就没有好好教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切磋或许能取得进步,但挨揍……似舟小猫这种打法,只会把人打成白痴,想从挨揍中获得成长,那无疑是痴人说梦!

    说不定被揍得多了,还会丧失了一个武者该有的血勇之法。

    就算能获得进步,进步也不大,周凡不愿意被人揍着玩。

    舟小猫笑道:“这可由不得你,只要我按照船定下的规矩完成陪练,那就能不经过你的允许,自行取走五千条大灰虫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五千条大灰虫,十天就五万条大灰虫……”周凡心脏抽.搐了起来,他破罐子破摔道:“那从今天起,我就不去赚取大灰虫了,你喜欢揍就揍吧。”

    周凡说完就看向蚀芙道:“你也不要去了,好好修炼。”

    周凡这是要断了舟小猫的念想。

    舟小猫不急不慢道:“更正你的一个说法,不是说我天天都能不经过你同意揍你,当然如果你同意,我就可以天天揍你,要不然我七天才能揍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七天一次,周凡松了口气,但他又是摇头道:“就算七天一次,似这种又挨揍又要送大灰虫的事,傻瓜才会做,反正我是不打算去收集大灰虫了。”

    舟小猫对于周凡这话不屑道:“这个随你,只要你欠我大灰虫,这琉璃球的大灰虫你就不能动,你不收集大灰虫,就无法钓鱼。”

    “似你这种消极抵抗的登船者,我见得多了,但他们能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有积累不少大灰虫的,一两个消极抵抗对我根本就没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周凡质问道:“只有一两个吗?大灰虫可是登船者冒着生命危险猎杀怪谲得来的,而每七天都要送给你五千条大灰虫,这恐怕就相当于一大半的收益了,谁愿意做这种蠢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又能如何?”舟小猫面露嘲弄之色:“我还不愿意被困在这里呢?但还不是被困在这里了,只要在外界,他们无法获得这么好的资源,就只能拼命去攒大灰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能得到的大灰虫会比你想的多。”

    周凡在心里叹了口气,这陪练型引导者未免太棘手了,不合作就算了,她还能揍他,揍他就算了,还要拿他的大灰虫。

    这让他怎么玩?

    “对了,也许我可以与船商量一下改改规矩。”周凡轻声自语道。

    舟小猫耳朵很灵,她讥笑道:“你以为那老匹夫是你儿子不成?你让它做什么就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刚醒来,不理解我与船的关系。”周凡没有再理会舟小猫,而是盯着甲板道:“船,这陪练型引导者规矩早就不行了,这哪里是切磋教导登船者,这完全是往死里打,还要拿我的大灰虫,你得把这规矩给改改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蚀芙反而是满怀希望看着周凡,她之前可是亲眼所见船帮助周凡的。

    舟小猫注意到蚀芙的表情,她眉头微蹙,心里面骤然升腾起一股不妙的感觉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