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厨狂后 第1498章 破海现身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    “爱妃啊,为了算计本帝,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!”公子襄继续道:“假康海在灵厨比赛上被我等揭发后不得不服毒自尽,虽然证明身份的玛瑙珠被你们拿走,可你那弟弟气不过从此只能隐藏在这庭兰殿内,若想出门,也只

    能等天黑无人才行,他积怨愤怒,将复仇之心直指本阁主和大燕女王,莽撞地做下海错十九街一案,本阁主说得可有错处?”听得公子襄这番话,凤浅不由得惊讶,此前她曾阿彻说过,帝都万金阁少阁主,聪慧缜密处,世间几乎无人可及,可是从她进入帝都见到公子襄以来,只觉得这人身子孱

    弱,工于心计,可要说聪明之处无人能及,实在有些夸大。

    今次看来,阿彻所言果然不假。

    连一向神色不易为人察觉的司空圣杰,也不免为公子襄这些话惊服。“当年你亲手灌下本阁主毒药,在十九街时,我还差点错将你的弟弟认作是你,如今想来,你行事一向谨慎,即便是要动手,也绝不会被人察觉到身份,怎么会大意到将那

    枚能证明身份的玛瑙珠遗落在现场?少时被人牙子买入宫、后来又无端消失的那对孪生兄弟,便是你和你的弟弟,对吗?”

    那人面色全然瞧不出一丝情绪,他只说:“万金阁公子襄才智过人,只可惜,当年的毒药,没能将你彻底毒死,留下后患,终究无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向雪妃,道:“奴才大意,竟纵容自己的弟弟胡来,惹下祸事,还请娘娘责罚。”

    比起弟弟的桀骜不驯来说,哥哥对雪妃则是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。雪妃摆手示意他退到一旁,道:“圣上方才如此气急败坏,不就是担心我将当年的真想当众说出来吗?圣上您聪明一世,却偏偏在关键时候犯糊涂,臣妾同先皇后一向不睦

    ,千秋馆被视作先皇后一党,实在让臣妾忌惮得很啊!”

    说着,雪妃看向公子襄,说:“万金阁的少阁主,你既这般聪明,可有猜到当年本宫是如何构陷千秋馆,如何进言让圣上一定要置公子氏于死地的吗?”

    公子襄沉声问道:“是你向圣上进言,灭我公子氏的?”

    他其实也并非没有猜到一二,只是这些年来,公子襄的怒气只在星帝,竟忽略了这个狠辣的后宫妇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连你这个小娃娃,也是本宫的康海亲手灌下的毒药,猜不到吧?”

    雪妃见奸计已败露,似乎也无所畏惧了,她大笑道:“可怜千秋馆,世代忠良,到头来落了个家门株连,圣上,您可后悔?”

    星帝被雪妃最后这一问,问得几乎失去理智,他大喊道:“来人!给本帝拿下这个毒妇!”

    无数羽林卫倾身而入,不过转眼功夫,却都倒在康海的掌下,只见康海穿过层层保卫,直指星帝而来,轩辕彻当即挡在星帝前面。

    此人比起他的弟弟,武功更是精益,轩辕彻同其互相拆了对方百招,又兼分心保护帝,还要担心凤浅,一时间竟难分上下。

    忽听得一声巨响,只见另一张一模一样的相貌疾速出现,其身目标直指公子襄和他身旁的凤浅。

    司空圣杰和云爷同时拔剑出招,先前弘明已和此人交过手,几乎是毫无招架之力,即便是云爷和司空圣杰共同对抗,也难免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整个庭兰殿,顿时陷入刀光剑影中,羽林卫死伤一地,原本应是沉浸在花卉鲜果清香的庭兰殿,此刻却早已被浓烈的血腥味遮盖了。

    就在云爷和司空圣杰几乎筋疲力尽时,这家伙转而攻向星帝,轩辕彻正同兄弟中的哥哥缠斗,哪里还能分得出神来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星帝将要命丧歹人之手时,雕梁画栋的砖瓦遽然掀起,像是被一阵强劲的飓风卷过一般。

    一柄势如破竹的玉剑在这瓦砾尘埃中,破土而出,直指这对孪生兄弟而来。

    轩辕彻得以被这柄玉剑解围,瞧准时机,照着对手的胸口,一击即中。

    康海被轩辕彻一掌打得后退了好几步后,却仍然稳稳地站在原地,而弟弟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。

    那柄玉剑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,剑刃划过之处,便听得这太监惨叫一回,一连破开两处手筋后,玉剑才终于停下来。

    待到尘埃尽数落下时,只剩被挑断手筋的太监康海,雪妃和那个孪生哥哥,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给本帝追回来!追回来!”

    持剑者并不理会星帝气急败坏地喊叫,他径直走到公子襄面前,道:“少阁主,属下替少阁主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万金阁四大高手之一的破海。

    这下公子襄可犯了难,破海虽武功卓绝,可他的目标从来都只是的开罪万金阁的人,至于其他人,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想来破海定是在万金阁看到弘明被揍得那副惨兮兮的样子,所以才把怒气全部放在康海身上,挑断他的手筋,算是给弘明、给少阁主报仇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,雪妃和另一个康海,就这么跑了,他却理都不理会。

    云爷斥责道:“破海,你坏了少阁主的大计了。”

    破海斜瞥了云爷一眼,道:“给人揍成这样,还好意思来训斥我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公子襄抬手制止道:“好了,也不看这是什么场合,这般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二人这才罢口不止。

    轩辕彻转身扶着星帝,道:“圣上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星帝摆手,道:“你方才两次出手救驾,当是有功者。”

    凤浅跟着道:“圣上,如今雪妃罪行昭然若揭,可知当年公子氏一族并非罪臣,还请圣上看在方才万金阁的人出手护驾的份上,还公子氏一个清白吧。”

    星帝听得凤浅这么说,并未立刻应允,反而以一种奇怪复杂的眼神盯着凤浅,直看得凤浅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轩辕彻也开口道:“圣上,你刚才既说我救驾有功,当知子襄所愿,也是我的夙愿,还请圣上重新审理当年千秋馆一案,还公子氏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星帝整饬衣衫后,坐上正殿,道:“公子襄。”

    公子襄坦然出列,道:“草民在。”

    “本帝可以允准重新审理公子氏一案,不过,你得答应本帝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公子襄道:“圣上所言,子襄岂有不从之理?”

    “好,方才本帝也见识到,你万金阁藏龙卧虎,竟能将乱贼杀得措手不及,如今雪妃和康海逃之夭夭,你若能将其抓回来,本帝便允你所请,还公子氏清白。”公子襄看着堂上已然重新恢复帝王威严的星帝,道:“草民愿全力以赴,追拿逃犯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