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西门宇,我看你还挣扎的了几时。”花如海已经稳杀,因为西门宇因为精神疲劳,差点布阵出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一吼:“花如海,住手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听到声音,慌忙停止,回头一看,大吃一惊,竟然是皇天学院的一个副院长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男一女就飞来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见到来的两人,其中一个便是纤纤,西门宇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纤纤?竟然是你。”西门宇忙道。

    纤纤对西门宇说:“不好意思,是我连累了你,我给你介绍一下吧,这位是皇天学院的茶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见纤纤带着一个副院长来了,脸色不悦道:“纤纤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纤纤瞪了眼花如海,怒道:“花如海,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,我鄙视你。我已经把西门宇的情况跟学院反应了,今天副院长特意前来找西门宇,并且聘任西门宇为皇天学院的导师。花如海,如果你想杀西门宇,已经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满脸愤怒,吼道:“纤纤,你是我的女人,你竟敢如此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花如海,我对你早已失望透顶,你利用我的感情,只为欺骗我父亲的百虫丹,你欺骗我的感情在先,现在又跑来杀西门宇,我对你彻底的失望。我不是你的女人,从今以后不要这么说了。”纤纤坚决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一时是我的女人,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。”花如海道。

    “花如海,你太自以为是了,我顶多就是以前喜欢过你,从来不是你的女人,本来我还对你心存希望,没想到你今天做出这样的事,我对你彻底鄙视。你以为你来杀了西门宇,就可以证明你还爱着我?就可以挽回我的心?就可以抵消你欺骗我的感情?可笑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突然看向西门宇,大吼一声:“西门宇,你要死,都是你害了我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长的不赖,又是阵法大师,最先纤纤的确喜欢他,可惜花如海目的不纯,所以欺骗了纤纤的感情。然后两人大闹了一场,可是,花如海却发现,他越来越喜欢纤纤了,他很后悔之前为了那百虫丹而欺骗纤纤,想尽力挽回纤纤。

    当花如海得知纤纤在某个星球遇到了一个叫西门宇的人,而且那个西门宇本领很强,并且也表示了喜欢纤纤。所以花如海就来找西门宇,要杀掉西门宇,花如海的目的是,让纤纤知道,他还很爱纤纤,任何情敌他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只可惜,花如海太幼稚了,此举非但没有让纤纤觉得花如海很在乎她,反而让纤纤鄙视花如海了。

    此刻,花如海怒火之极,如果他今天不来杀西门宇,或许他和纤纤之间还有机会。所以,花如海竟然怪起西门宇来了,如果不是因为来杀西门宇,和纤纤就不会闹到这个无法挽回的地步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闻所未闻的责怪理由。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,花如海,你怪我做什么?”西门宇一阵冷笑,不过看的出来,花如海好像很喜欢纤纤,很想极力挽回纤纤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来杀你,纤纤不会对我失望,我绝对还有机会挽回她。”花如海火冒三丈的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西门宇大笑起来,反正现在危险已经渡过了,纤纤带来了副院长,目的是聘任西门宇为皇天学院导师,所以,花如海不可能杀的了西门宇了。纤纤带来的这个副院长,实力已经是雷劫期了,以西门宇的眼光看,应该是渡过一次雷劫的吧。

    花如海怒火的继续杀西门宇,那个茶副院长大声喝道:“好啦,花如海,你还嫌不够丢人吗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郁闷道:“茶副院长,这西门宇如此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害谁,你自己心中有数,花如海,你作为皇天学院的导师,不要再继续丢人了,不然回去行政处罚你。好啦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呀呀呀”花如海纠结死了,现在西门宇没杀死,变成同事了,以后更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花如海飞到纤纤面前,恳求道:“纤纤,求你了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了!花如海,如果你还像个男子汉,就永远的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纤纤,我真的爱你,之前是我傻,因为一个百虫丹欺骗了你,是我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唉,之前的事我不想再说,那时是我太单纯了,不然也不会被你骗。况且,你竟然还在我身上做手脚,监听了我的行动,这倒无所谓,你却真的来杀一个无辜的西门宇,这让我对你彻底的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不,纤纤,我是太在乎你了才会前来杀掉一切情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西门宇什么关系都没有,就算有关系,你这种行为也让我恶心,花如海,如果你还是男人,就爽朗的离开,不要婆婆妈妈,好像天下没有女人了一样,让人更加看不起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心中愤怒,暗道:“麻痹的纤纤,你以为老子真的在乎你,老子只不过是因为还没有睡到你,感觉不甘心罢了,如果老子睡过了你,老子还会死皮赖脸的乞求你?”

    没想到花如海内心是如此阴暗。

    纤纤对西门宇说:“对不起,我连累你了,害你差点被他杀死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微笑道:“没关系,花如海想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,不过,这花如海人品的确不行,纤纤,以后不要跟他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纤纤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花如海怒视着西门宇,哼道:“西门宇,咱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说罢,花如海一甩袖子,眨眼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纤纤飞到茶副院长身边,对他说:“茶大哥,可以了,你考核一下西门宇吧,如果合格,马上就给他下聘任书。不过,肯定合格的。”

    那副院长笑道:“合格也要走一下形式,这不是完全由我说了算,拿回去还要审核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茶副院长拿出一个记忆水晶球,这是一个可以记录下场景和画面的水晶球,水晶球的大小犹如足球一般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